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发布:myxy592.com

我的妻子是大学老师,身高1。62米,学的是声乐专业,有一副好的歌喉,而且也喜欢打扮自己,总喜欢让人觉得有点那麽艺术的范! 

  经常跟学生在一起,所以打扮的更是有点年轻化,我经常开玩笑,你穿的是少女装!应该在年轻一些,穿个开裆裤,可以冒充幼女,她总是笑问:你愿意麽?我说无所谓了! 

  她出生在稳定的知识分子家庭,因此在做爱在行动上却比较保守;但是学了艺术之後,经常跟艺术学的人在一起,在做爱心理上却比较开放! 

  第一章骚友迷情她有一个朋友,总是卖弄风骚,以为骚是魅力。而且也有目的的勾引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,一个副校长,这个校长应该是接任的,不仅仅是职位,同时连上任的情人。 

  这个女人人已徐娘半老,可是心却风骚的如三月的草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 

  风骚的女人总是喜欢在男人面前卖弄风骚,却又总是不能真正的保守秘密,总喜欢和女友偷漏,真是满心骚意瞒不住,总有骚情透出来。 

  从贪官的情妇来看,凡是时间长的,总不是漂亮的,却总是比较老,甚至比较一般的女人,从人大副委员长的那个,还有很多,可以想想……这个女人,我见过多次,有时候开玩笑说,做宋江的老婆正是天生一对,怎麽的呢?五短身材,黑矮胖子。当然这是我贬义的说法,好听的呢?充满慾望的身材,透出春意的眼睛。女人的春意是眼睛透出来的,通往女人的心路是阴道! 

  我的妻子要评优秀,教研组长不同意,我妻子很生气,就去找她,她请副校长吃饭,让我的妻子在酒桌上说清,後来很快就评为了优秀教师。女人天生是天敌,事情办了,妻子很不平衡,说她那个丑样,还能这麽趾高气扬,不就是靠着领导麽,我不是那种人,要是那种人,我可比她漂亮有魅力多了,我说,谁看得上你啊,别跟着她变成「孔雀」了,我妻子不服气的说:当时校长喝多了,说有机会把你们俩都「办」了。 

  我听了心里既感到一丝高兴,也感到一丝醋意,同时也感到一种隐忧! 

  心里想,好你个沈姐,你竟然还有这层意思,小心那天我把你给办了! 

  他们慢慢的交往着,时间过得也很快,妻子有时候也一起出去逛街,妻子经常向我说起她们的聊天,女人天生是泄密者!什麽时候她们一起喝茶了,什麽时候她们一起吃饭了,什麽时候妻子在替她掩饰了,每次说起,我都知道她又和那个校长去满足慾望了,而且每周都比较频繁,有时候我就笑,怎麽都这麽慾望强烈! 

  公司的业务开展,我被派到外地6个月。 

  离别总是让人寂寞,1个月後我就有机会回来公司汇报工作。 

  下了车,雨下得非常大,打车到了家的附近,路被水淹了,北方这座省会城市的排水是非常的差,总是能把小车顶淹没。没办法,打个电话告诉妻子在家附近宾馆住下! 

  雷声轰鸣,宾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,忽然停电了,屋里闷热潮湿,空调停了,蚊子也出动了!更是让人难以入眠! 

  雷声渐渐的小了下来,我还是回家吧,走小路穿越生活区,应该可以到家,要不蚊子也会把我咬死! 

  敲敲打打开门,想不愿意吵醒爱妻,让她睡吧,虽然我的慾望已经喷薄欲发! 

  换鞋,忽然发现地上有水印,一双男式的皮鞋就在鞋架上! 

  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,悄悄走到阳台上,卧室的窗户就正对着阳台。 

  卧室幽暗的灯光,窗帘拉着,但是有一点缝,我看进去,忽然听见:妻子的抽泣声:「 求你了,不要这麽折磨我好吗,我好难受,求你了,住手好吗。」另一个男声,哼了一声:「 你要是想过考核,就老实点,别惹毛了我,否则你什麽也没有。」 这句狠话果然管用,只是剩下慢慢的啜泣声音。 

  我透过窗帘缝看进去一个男人,就是那个楚副校长,一个女人,我的妻子。 

  我的妻子横躺在他的怀里,他一只手摸着乳房,另一只手两个手指并起来,一并插进了她的阴道里。 

  「 啊啊,疼死我了,快住手。」 我的妻子开始苦苦哀求了。 

  楚副校长说:「 别急,慢慢享受吧,会让你舒服起来。」 忽然妻子惊叫一声,急忙并起腿来,并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阴部。说:「轻点,求你了!」楚副校长恶狠狠的对她说:「 马上拿开你的手,分开腿,别惹毛了我。」看到我生气的样子,妻子急忙把自己的手拿开,并不情愿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。不过也奇怪,都30的人了,妻子的仍然是少女才有的淡淡的深红色。 

  楚副校长笑着问她:「 你们夫妻难道很少做爱吗,怎麽感觉你这里好像很少被男人操呀。」妻子一听,她嘤嘤的说:「 我老公做爱不少但是一直带着套,我怕得病。 

  」「 呵呵,那我就好好的让你享受会。」说完,楚副校长趴在了妻子身上,用力咬住她的阴部,使劲的吮吸,把阴蒂来回的含进去,吐出来。手指则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进出着。 

  妻子开始晃动着身子了。 

  忽然楚副校长急忙站起来,解开自己的腰带,把粗大的大鸡巴放了出来,然後对妻子说:「 快点帮我含。」 妻子望着我的粗大肉棍,羞涩的转过脸,对我说:「 我真的从来没有亲过,真的不会。」 其实她平时也亲过,这不过带着套! 

  妻子无奈的用手轻轻握住他的大鸡巴,然後慢慢放到嘴边,两行泪水夺目而出。 

  「 啊啊啊,不愧是以前当过老师,果然一教就会,好舒服。」 他兴奋的一边享受着,一边把手慢慢捏着她的奶头,一会功夫,奶头就慢慢变硬了。 

  「考核过关,别吃了,过来让我操会」妻子爬过来躺下,「把腿张开」,妻子听话的照做。还嫌羞辱的不够,又说,「自己把乳房托起来」,妻子又照做了。 

  「自己揉揉乳房,让我看看你的骚样,看看是你骚,还是小沈骚」妻子慢慢的把手放到胸部,把乳房托起来。 

  「我是让你揉,不是举着」妻子无奈的揉起乳头。 

  「你自慰过吗」。,妻子沉默着不说,「你不说啊」忽然间妻子一声尖叫,不知道他的手怎麽着她了。 

  「……唔,有过」。 

  「怎样搞」?……「怎样搞」? 

  「……用手」。小声的回答。 

  「你不会浪啊」还大学毕业呢,做鸡都不会,浪一些,我听得出来,他不仅是喜欢女教师,而且喜欢凌辱女教师,这也许可以解释他为什麽喜欢那个沈老师了。 

  我就想,怎麽办,走还是留?生存还是毁灭,家庭破灭还是维持现状,想到这一切,忽然有种胆怯,这个太复杂了。 

  他在里面已经开始干起妻子来,我还是走吧,这个世界,我已经有点跑不动,如果我揭穿,那麽是她下岗还是离我而去,我想这太痛苦了。 

  打上车,离开家,到另外一家宾馆,已是夜深。 

  第二章夜深沉无尽的夜,这个世界还有什麽属於我? 

  我的归宿又在哪里? 

  给服务中心打了个电话,叫了个小姐进行按摩。 

  小姐在我的身下,一会儿是妻子的背影,一会是那个沈老师,一会是楚副校长的老婆,身下的女人,幻做几个女人,我在无情的发泄着自己的郁闷与羞辱。 

  第二天早晨回到家里,妻子容光焕发的高兴地迎接着我。 

  我抱着她,知道她的心已经远方,我把手伸到她的腿中间,问湿了麽? 

  「讨厌。」她撒着娇。 

  我的嘴寻找着她的嘴,要吻她,她的头来回摆动,不让我碰她的辰。於是,我伏到她的耳後,从她的耳垂一直吻到脖子,又从她的脖子吻到她的额头。下面一只手不再直接摸她的底部,而是上上下下在她光滑的大腿和屁股上来回轻抚摩挲。 

  刚开始她还用力挣扎,不一会儿,她静了下来,不再用力推开我,嘴里唔唔地不知嚷些什麽。我发现她紧蹦的双腿放松下来,我的手伸到她的大腿根部,她也不再紧夹双腿。於是我摸到她的阴蒂上,来回抚弄。慢慢地觉得手上潮湿起来,凭感觉知道她动情流水了。於是我加紧抚弄。并再次用嘴去吻她的辰,这次她不再摆动头躲开。我的嘴吻上她的辰,但她仍紧闭双齿,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。